股指配资

当前位置/ 首页/ 股指配资/ 正文

女海归发明火锅足道 渝中老重庆火锅足道引关注-股指配资

0
2019年11月16日,重庆渝中区,一家足浴店推出一款“老重庆火锅足道”套餐,用铁锅泡脚,材料是火锅底料!这个创意来自95后姬美伶,她说,自己在国外读书时发现火锅在国外很火,但是大家却都不知道火锅底料还很养生,于是在2018年开了这家店。她店中的火锅底料有23味中药材和红酒、醋等材料。
 
  延伸阅读:
 
  四川在线消息(四川日报记者 石小宏 李丹 文/图)4月18日早上5点,党海峰与往常一样早早起床,然后到市场进货,准备一天的外卖配菜。做完这些,他又带着刚刚釆购的姜、葱、牛油、海椒等赶往租用的标准化炒料车间,开始炒料。炒料通常要2个多小时,炒完料再盯着进行包装。党海峰说,“干完这些,己是下午两点了”。接着,党海峰又赶回店里,忙着把订单分派给员工。“确实有些累,但值得。”他说,从开业半年来,己经售出了2900多份火锅底料。
 
      花150万元出国留学回来,原本可以拥有一份“白领”的工作,但党海峰干了一段时间,毅然离开,到重庆学习炒火锅底料,半年前,“转行”与妻子在成都城南开了一家“慢煮”火锅底料店:把火锅底料炒好,然后加工包装外卖。自从有这家自己的“企业”,党海峰在那间只有30平方米“店厂合一”的房间里,几乎每天都要自己炒料。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围裙、手拿铲子、头戴厨师帽的小师傅,一时让人很难把他与“海归”身份联系在一起。
 
  论坛讨论》》》》海归回家开火锅店,你觉得值不值?
 
  点击视频》》》成都海归与火锅店的“火热情谊”
 
  他是留学海归
 
  在国外最喜欢为同学弄火锅
 
  2008年夏天,党海峰从成都西北中学高中毕业,虽然已考上了大学,但由于没有读到理想的大学,他决定到加拿大去留学。先是在加拿大的圣玛丽大学学习了一年时间,第二年的5月,党海峰又申请了当地名校——西安大略省大学,并很快收到了学校的录取通知书,就读经营与组织学,并兼修经济学。
 
  党海峰是个地道的四川人,吃是他最大的爱好。在加拿大学习期间,为了贴补费用,他边打工边学习,每周有20个小时的打工机会,到快餐店打工是他的首选。在西安大略大学里有不少的中国留学生,节假日大家都会有各种聚会,吃方面的事基本都由党海峰负责,而他为大家准备次数最多就是四川火锅。“我对吃有着天生的兴趣,这大概也决定着今后我的职业选择。”党海峰说。
 
  2013年,党海峰以优异的成绩从西安大略大学毕业,并获得了荣誉学士,在同学中获得这个称号并不多。毕业时,党海峰还拿得了加拿大政府3年时间的当地工作签证,与他同时拿到工作签证的同学大多都留在当地工作,而党海峰几经考虑,他选择了与前两年前也到加拿大学习的女朋友一道回国创业。
 
  回国后辞去“白领”学炒料
 
  回成都后做什么工作,这是党海峰父母和亲属最为操心的事。刚开始,经朋友介绍,党海峰到了一家颇具规模的火锅餐饮连锁企业担任财务助理,年薪10万元左右,这对于一位新入职的人而言是一份不错的“白领”工作。可干了8个多月后,党海峰觉得那种按部就班的工作模式让他有些不适应,而且他在经营上的一些思路也得不到体现。从那时起,他便想另立门户。
 
  “那8个月多里,尽管我管的是财务,但采买、前台、后厨上的一些事也学了不少东西。”党海峰告说,在那里有一样是学不到的,就是火锅店的“核心技术”——炒料。自己要想干火锅,不会炒料不行,党海峰对火锅情有独衷,便四处托人,最终找到了重庆一家有20年历史火锅店,可以传授炒料技术,不过需要花5万多元的学费,还需学习3个月。
 
  2015年3月,党海峰来到重庆,在沙坪坝的这家火锅店里安营扎寨。党海峰说,为了学艺方便,他就住在临近火锅店一家十分简陋的旅店。5、6月份正是重庆天气较热的,在火锅店的后厨里,党海峰几乎每天都要在两口巨大的锅里,不断对几十斤的料进行翻炒,汗水从头流到脚,但他无怨无悔。
 
  转行创业:开起了火锅“夫妻店”
 
  也在2015年,党海峰与女朋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,而属于他们小夫妻的火锅店也在9月注册开业。
 
  “有些事,看着简单,做起来却有些难”。党海峰告诉记者,刚准备开店时,把事情想得简单,可实际操作起来,真没有那么简单,有一道道的“槛”要过。在技术上,党海峰说,最让他费神是如何才能把火锅的新油炒出老油的味道。
 
  “麻雀虽小五腑俱全”,店虽小,可策划、营销、招人、管理一样都不能少……小两口把这个店取名“慢煮”,用党海峰的话说,里面既有着成都慢生活的特质,又体现出生活需要慢慢体会的哲学意味。
 
  万事开头难。刚开业时,每天只能卖出两三包火锅料,小两口就在营销上下功夫,注册网址、改善包装、印宣传小册……销量慢慢开始上升,党海峰告诉记者,除了火锅的质量外,延伸服务和提升服务品质是他们更注重的。以前,他们只卖火锅底料,后来为方便客户又提供煮火锅的炉子、一次性餐具,再后来还为客户提供火锅的配菜。
 
  今年1月,党海峰接到了一个订餐电话,当时对方有30人,正在一家小酒吧里聚会,要党海峰他们马上提供30人份的火锅料、配菜和煮火锅的炉子、餐具等。而且不仅要管吃,还要管饭后的打扫。平常一般的客户都只是家庭式的,这次可是他们开业的最大客户。党海峰二话没说,马上带着两个店员开始准备,又亲自己与两个店员一道,骑上电动车带着所有东西,赶往客户指定的地点。摆桌、点火……他们在寒冷大街上一直等了两个小时,直到客户吃完才进屋打扫卫生。现在党海峰有时一天可以卖出60多份,开业仅半年时间,他们已卖出2900多份。
 
       川报记者对话党海峰:留学归来搞火锅,我觉得值!
  5年多时间出国留学,学的是经营与组织学,回到成都原来可以当个“白领”,党海峰最终却“转行”创业,炒起了火锅底料。这种反差一时让家人和同学形成了不同的观点。
 
  作为一名“海归”和成熟男士,党海峰“转行”他到底是怎么考虑的?会面临怎样的压力?记者就此与党海峰本人对话。
 
  筹备“慢煮”的党海峰
 
  记者:当时怎么想到去留学?
 
  党海峰:这要从我的家庭说起。我母亲原来是成都一家国营百货公司的营业员,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,改革大潮劲起,她辞职干起了个体。我父亲当时也是下海中的一员,干过出租、跑过广州倒服装。他们俩辛苦了20多年,有了一些积蓄,希望我长大后能有一个安定的工作。
 
  2008年,我高中毕业,虽然已考上了大学,但没有读到理想的大学,于是决定到加拿大去留学。我表达了愿望后,他们给予全力支持。
 
  记者:5年时间下来,在加拿大留学期间,大致花了多少钱?
 
  党海峰:加上学费、生活费,前后大致花了150万元左右。
 
  记者:在一般人看来,“海归”回国后都愿意当“白领”,你为何要辞职,自己创业炒火锅底料?
 
  党海峰:我对吃的东西很感兴趣,回来后也到一家火锅餐饮连锁企业作财务助理,也算是一个“白领”。但我不太喜欢那种按部就班的工作模式,后来辞职,自己创业做一些与成都人相关的吃的东西,就是现在的“慢煮”火锅底料。
 
  记者:你留学期间,也有不少花费,回来却“转行”,父母当时持什么意见?
 
  党海峰:我母亲最开始是想我留学加拿大后,最好能留在当地工作、安家、生活,后来她觉得国内发展形式很好,回国也不错,但希望我能在大公司当个“白领”或者考个公务员。当听说我要自已创业卖火锅料,父母当时有些接受不了。看到我很坚决,还到重庆学习技艺,他们态度慢慢有所转变,现在很支持我们了。
 
  记者:周围的人怎么看待你的这种“转行”?
 
  党海峰:我周围的人,他们有的支持,有的反对。比如在我的亲属中有些人认为,我在加拿大学习了5年时间,回国“转行”干的却是高中生也能干的事,既浪费了时间,那150多万的留学费用就像打了水漂。但我的中学和大学同学大多数都“挺”我,他们认为,年轻人就该去试试,不去做如何知道能不能成功?如果不成功了,至少也可以对自己说,我努力过。对于留学花费,也有同学说,钱是可以挣回来的,可青春的拼劲却是一去不返。这些话也让我感到很温暖,也给了我动力。
 
  记者:你本人如何看待亲友之间这两种不同的观点?
 
  党海峰:也许我们这代人比较在乎体现自己的意愿,如果自己的工作是乐意的,就是辛苦一些,内心也是快乐的。况且现在这个社会,生存并不难,难的是如何将自己的想做的事做到一个更高的水准或者更大的规模。
 
  就大家关心的留学费用而言,从表面上看,我现在选择的职业好象更多的体现在回国后学来的技术,看似与留学没有关系,但从另一个角度讲,两者是紧紧相连的。在加拿大读书期间,无论是在校学习还是打工挣钱,我从不同的渠道学习、感悟到了一些先进的理念,培养了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。同样是餐馆,别人的先进管理和服务理念就是不一样,这都为我今后干餐饮有所帮助。不出去见识世面,不会有这种收获的。
 
  我也知道父母的钱来之不及,在我准备自己创业时,父母也曾十分担心,我告诉他们,现在我还年轻,还有创业的冲劲、动力和身体,如果不去做,也许有一天我真会后悔。现在慢煮火锅已起了步,虽然父母当初为我留学花了钱,但我觉得值得。

女海归发明火锅足道 渝中老重庆火锅足道引关注

以上全部内容由 提供,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的关于女海归发明火锅足道 渝中老重庆火锅足道引关注的文章,请点击查看 股指配资 的其它文章

我要评论